像经济适用房选购就是这样

2020-06-14 13:55

郑东新区教体局负责幼儿教育工作的李女士说,现在郑东新区需要进入幼儿园的孩子有1万多名,公办幼儿园根本满足不了需求,郑东新区实验幼儿园去年招生时,“入园孩子两个小时就招满了”。

庙李镇中心幼儿园的吴老师说,该幼儿园确实没有在周边地区做过任何招生宣传,5月18日下午在幼儿园门口贴出招生公告,“不到半天就报满了”,该幼儿园今年总共招了70多名幼儿。

这位家长说,为了女儿上学,他从过完年就一直关注该幼儿园招生情况,最近一段时间,几乎每天都要到该幼儿园问问何时招生,上周六上午,他还去该园问何时招生,得到的答复是:“还没确定招生时间”,谁知,上星期天去问,该幼儿园说上周六下午幼儿已经招满,招生结束了。

“为什么你们不采用电脑派对、摇号、抓阄等方式,让广大家长都公平参与到公办幼儿园的招生中?”

“我们幼儿园确实没有张贴过招生简章,是因为人力、物力所限。”郑东新区实验幼儿园的韩老师说,该幼儿园周围有三四十个大型居民小区,而该幼儿 园每年只能招收100多名孩子入园,一个小区能招几个孩子就不错了,根本满足不了所有孩子入园需求。他们是从今年3月18日开始招生的,按报名先后顺序招 生,“很快就招满了”。

金水区第三幼儿园的王老师说,该园确实没做过任何招生宣传,但如今已有900多名家长报名想让孩子到该园就学,“我们幼儿园总共才能容纳500 名孩子。”只能从这900多个报名名单中招生,按报名的先后顺序招生。“这个报名顺序能否公开?”对于记者的提问,王老师没有回答。

管城区砖牌坊街幼儿园的段老师前天在受访时说,该园是一所公办幼儿园,5月10日招生就结束了,该园也没做过任何招生宣传,该园今年只招70名 幼儿,但只发了60个号,“剩余的名额肯定要给教体局留一些,给老师留一些”。她同样也没回答“为什么不采用摇号、抽签等方式公平招生?”的提问。

核心提示|“我去年秋季和今年年初多次到郑东新区实验幼儿园咨询招生问题,该园都没说具体招生时间,今年3月初又去,被告知早已经招满了,幼儿 园这不是在和家长玩‘捉迷藏’游戏嘛!准确的招生时间难道不该向广大家长提前告知吗?公办幼儿园招生不该遵循公开、公正、公平的原则吗?”前天,郑东新区 联盟新城小区孩子家长李军(化名)向本报反映。

“报名顺序掌握在幼儿园手里,如果不公开,招不招谁还不是由幼儿园说了算?”刘女士说。

目前,附近民办幼儿园每月托费加餐费在900元左右,而该公办幼儿园这两项费用加起来每月在700元左右。

专家认为,公办幼儿园招生不透明问题长期存在,已招致广大家长不满,教育行政部门应该尽快出台政策改变这种现状,以保证公办幼儿园公开、公正、公平招生。

金水区教体局教育科的侯科长说,公办幼儿园虽说是自主招生,但也应该贯彻公开公平的原则招生,对于庙李镇中心幼儿园招生问题,他们将会了解情况。

除此之外,本报的线索平台上也接到众多家长关于金水区、管城区等公办幼儿园存在玩“捉迷藏”游戏、不公开招生时间的问题。

“作为一家公办幼儿园,在招生前可以不向周边广大家长发公告吗?为什么要偷偷摸摸招生?为什么不把招生日期提前通知广大家长?公办幼儿园招生难道不该公开吗?”这位家长不满地说。

前天上午,大河报记者来到位于郑东新区农业东路和天瑞街交叉口南约150米路东的郑东新区实验幼儿园。

河南国基律师事务所主任李晴川认为,市民购买经济适用房的名单都张榜公布,以便接受社会监督。家长既然选择让孩子上公办幼儿园,享受了较低的收费价格,这部分家长就应该放弃部分隐私权,让其他家长知晓其部分报名信息,而公办幼儿园也有义务让广大家长查阅报名信息。

“你们的报名顺序到底是怎么排的?能否公开报名表?或者让家长查阅报名信息?”针对记者的这个问题,韩老师说,这涉及家长和孩子隐私,所以不能查阅报名信息。

公办幼儿园对外招生应该遵从公开、公正、公平的原则,那么,郑东新区实验幼儿园为什么招生不让广大家长知道呢?

与韩老师说法不同,李女士说,郑东新区实验幼儿园今年2月就开始招生了,“幼儿园招生不同于小学,怎么招生由幼儿园说了算,教体局管不了那么多”。

郑东新区联盟新城小区孩子家长李军在该幼儿园门口给记者讲述了他的艰难寻“园”过程,他说,他在郑东新区联盟新城小区居住,女儿今年到了入园年龄。

“金水区庙李镇中心幼儿园招生,玩的是出其不意,我就上周六下午没去该园,该园就‘趁’这个时候招生。”前天,金水区丰庆佳苑小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孩子家长给记者讲述了他的遭遇,他们小区隔壁就是金水区庙李镇中心幼儿园。

前几天有人告诉她,由于今年金水区第三幼儿园报名人太多,她女儿到该园就学的事“已基本泡汤”。“如果该园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公平参与,我女儿没能到该园就学,我没任何怨言,可谁给我这个机会呀?”

李军说,现在郑东新区一般民办幼儿园每月的托费和餐费加起来都在1500元以上,而郑东新区实验幼儿园这两项费用加起来才600元左右,再加上公办幼儿园师资和硬件都好,他很想把女儿送到该幼儿园。

刘女士说,今年3月初,她又到该幼儿园门口问招生报名时间,保安说,你先填个报名表吧,她就在门口的一个报名表上做了登记,在她之前,已经有100多人报了名。

记者来到时,恰巧有一对住在绿地老街二期的年轻夫妇咨询入园问题,“太晚了,幼儿园招生早就结束了。”幼儿园门卫告诉这对夫妇。

“为了让孩子入金水区第三幼儿园,我动用了所有关系,请人家吃饭,给人家送礼,但现在仍没结果。”郑州市丰庆路和国基路交叉口东北角四月天小区 孩子家长刘女士说,从今年过完年后开始,她每天上班前都要到该园门口看看有无招生信息,但得到的答复都是:“还没确定招生时间。”

“有那么多孩子想上你们幼儿园为什么不采用摇号、抽签等方式,给更多家长一个公平参与的机会呢?”对于记者的提问,她没作答。

“公办幼儿园是国家财政投入建设的幼儿园,想进去的孩子多,为了保证公平,可以采用电脑派位、抽签、抓阄等方式让广大家长参与,这样‘偷偷摸 摸’招生不是变相剥夺了很多孩子入公办幼儿园的机会了吗?”李军不满地说,“难道为了孩子上该幼儿园,我不工作,天天蹲在该幼儿园门口吗?”

前天上午10点,记者向如意湖办事处联盟新城社区居委会、绿地社区居委会、如意东路社区居委会、如意湖社区居委会、绿城百合社区居委会和正商物 业、联盟新城物业等物业公司求证,进一步证实了郑东新区实验幼儿园没有通过社区居委会或物业公司向广大家长做过招生宣传的事实。

针对郑州市公办幼儿园在招生中大玩“捉迷藏”一事,郑州市教育局负责幼儿教育工作的唐女士说,现在公办幼儿园都是自主招生,国家并没有对其如何 招生制定具体政策,所以市教育局还无法直接干预各区公办幼儿园的招生。“那么,市教育局能否制定政策确保公办幼儿园公开、公平、公正招生呢?”对于记者的 这个提问,她也没作答。

“公办幼儿园都没有采用过电脑派对、抓阄等方式招生,所以我们也没用。”

有专家认为,摇号、抽签招生,才能保证公办幼儿园招生的公开、公平、公正

竹立家说,事实上,已经有很多地方开始了这方面的尝试,在广州市今年召开的市人大十四届三次会议上,该市教育局局长屈哨兵就明确表示,从今年开 始,广州将实行公办幼儿园摇号招生。青岛市也决定,从今年起,所有公办幼儿园招生将由自主招生变为“统招”,各幼儿园不再单独招生,由政府统一进行公开、 公平、公正招生。f

“没有通知家长,都是家长自己来幼儿园看,我们幼儿园学位有限,接受不了那么多孩子,通知那么多家长也没意义。”

记者又采访了6位郑东新区家长,证实他们遇到的情况和李军一模一样。

“任何公办幼儿园招生都必须贯彻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现在很多公办幼儿园招生没有贯彻此原则,根本原因就是因为没有相应的政策支持。”长期 关注公办幼儿园招生问题的国家行政学院竹立家教授说,由国家投资建设的小学、中学、大学,招生都比较透明,所以公众的怨言很少,唯独公办幼儿园例外,其招 生长期处于不透明状态,导致很多家长认为公办幼儿园就是给有关系的人开的。

竹立家说,由政府投资建设的项目,不能惠及所有人时,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摇号、抽签,像经济适用房选购就是这样,还有北京摇号购车,都是如此。所以说,要想解决公办幼儿园招生公平问题,也应该采用摇号、抽签的方式来解决。

从去年秋季开始,他就到该幼儿园咨询什么时候开始招生,今年年初又多次去,得到的答复都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3月初,他又到该幼儿园询问,得到的答复却是招生早已结束。4月中旬,他又给该幼儿园打电话,得到的答复仍是:“招生早已结束”。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